为世界乒坛带来历史性革命
  1963年3月19日,日本男女乒乓球队在东京开始了第三次为期五天的集训,为第27届世乒赛做最后一次准备。
  在这之前,日本男女乒乓球队的全部8名球员和陪练,先后从2月23号到27号、3月7日到11日在滨松和饭阪进行了两次集训。最后一次在东京集训后,日本队于3月24日乘飞机前往斯德哥尔摩同瑞典队进行联合训练。
  第26届世乒赛对日本队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丢掉了分量最重的斯韦思林杯。对这个败局日本人并不服气,他们认为中国队不过是借主场之利。对此,日本乒乓球队声言要“雪耻”,决心要“重夺世界乒坛霸权”,继而特别成立了“加强选手训练工作委员会”,进行多次座谈、研究,更加严格地培训选手。
  1964年中国对访问日本时,日本对花了80万日元对中国队的技术进行研究。比赛中四台摄像机从不同的角度详细地拍摄了中国优秀选手的技术动作,这些片子经常在日本运动员中巡回放映,放映时间长达四个小时。当时的80万日元对经济拮据的日本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虽然日本队只筹出了男女共8人的经费去参加第27届世乒赛,但对中国队的技术的研究却这样的不惜花费工本,可见其“雪耻”的决心。
  尽管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人力和时间,日本男队在第27届世乒赛上仍然全军尽墨。三木、木村虽然大发凶狠、但由于跟不上中国队的速度,反手位始终成为软肋,加之队张燮林的长胶削球怀有恐惧心理,因而惨败而归。
  遭受两连败的日本队,以“打败中国队为目标”,先后进行了8次集训。在战术、技术、体力、精神上作了认真的准备。教练长谷川喜代太郎相当乐观地预言:“日本队通过最近的集训,可以有把握地说,决不会像上届那样遭到惨败。”
  日本队参加第28届世乒赛的团体阵容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新秀,他就是两次击败庄则栋的高桥浩。第一次参加世乒赛的高桥浩除了赢过庄则栋外,对中国队的几大主力均无胜绩。而且被认为不善于对付削球。在参加第28届世乒赛,途径瑞典进行的友谊赛中,高桥浩两次败给了名将阿尔塞。
  日本队之所以将他选入阵容,是看中他曾两次战胜庄则栋。中日团体赛决定启用高桥浩,日本队冒了很大的风险,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日本队孤注一掷的决心。高桥浩在决赛中也不辱使命,打败了日本队从未战胜国的张燮林和虎将庄则栋,为日本队夺得了两分。但小中健一人连丢三分,木村丢两分的结果,使高桥浩的努力化为乌有。
  尽管日本队丢掉了三届世乒赛团体赛的冠军,但他们为世界乒坛带来了历史性的革命:第26届的弧圈球,第27届狄村的下跪式发球,第28届高桥浩和木村威胁性颇大的发球,成为了每届比赛的新亮点。日本队不仅带来了弧圈球,它输出的弧圈球技术为世界乒坛带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综合体育,世乒赛之日本时代:花80万对付中国 弧圈球称霸

**日本乒球主要战绩(1952—1983)

从1926年首届世乒赛举行,到现在已经将近90年。这个过程中,男子乒乓球欧亚两大实力集团有过好几轮此起彼伏。先是欧洲垄断,50年代日本成为霸主,60年代中国登上巅峰,而后欧洲强队卷土重来,男子乒坛在70年代形成了欧亚对抗的主旋律。

   借中国国内动乱之机重夺优势
  由于受“文革”的影响,中国队中断了一切对外的体育交往,第29、30届世乒赛上少了中国乒乓球队的身影。日本队借中国队国内动乱之机,重新将优势夺回来。在这两届世乒赛上,除了男子双打被瑞典队夺走外,日本队将男子的其余冠军全部收入囊中。
  在这期间,日本队出现了一位引人注目的新星–长谷川信彦。1965年,还在读高中三年级,未满19岁的长谷川信彦夺得了全日本男子单打冠军,创下了日本对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纪录。两年后,20岁的他夺得了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与传统的日本打法不同的是,长谷川信彦是横拍弧圈结合快攻的打法,强调步伐的快速移动和正手的进攻威力,他食指直立,几乎到了球拍的中心,这种握拍法在当时的世界乒坛独树一帜,对付直拍选手有着很大的优势。
  获得第29届世乒赛单打亚军的河野满也和其他日本选手迥然不同,是直拍生胶两面攻打法。他的这种打法,初期因为功力不够,威胁不大。但后期对欧洲弧圈打法和中国直拍快攻打法占尽上风。
  第30届世乒赛男单冠军伊藤繁雄是传统的单面拉打法。以长谷川信彦、河野满、伊藤繁雄三人为主的日本队,将日本队乒坛霸主的地位艰难维持到了60年代末。

  乒乓球作为中国的“国球”,最初是一百多年前由日本传入的。说起来日本文化与中国息息相关,乒乓球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关注国球的历史,就不能不从日本乒乓球的发展历程开始——日本参加世乒赛的时间仅比中国早一年,但和中国不同的是,日本首次参赛即大放异彩,五名参赛选手均获单项冠军,开创性的近台直拍快攻型打法使得胜负的天平从此开始倾向亚洲。此后田中和荻村双星并起,至1957年日本力夺七项冠军中的六冠,一时间达到顶峰!
然而从某种程度上说乒球对于日本而言又是“不幸”的,作为毗邻的东方大国——中国队,一直在暗自发力积累与之对抗的实力。就在1957年大捷后的翌届,虽然在德国日本队又再度夺得六冠,却被甫成气候的中国队冲开了缺口。1961年在中国人的家门口日本男乒丢掉了保持了五连冠的男团桂冠,自此以后日本乒球,尤其是男乒,就一直被中国队压过一头,始终未能扭转过局面。
第29、30届世乒赛,中国队由于国内动乱缺席世乒赛,日本队得以收复失地,先后获得六冠和四冠,再度成为最大赢家。其中男乒形成了以后十年间对抗诸强的主力。但自71年后藤钾二先生盛邀中国队重返世乒赛之后,世界乒坛开始了最为精彩纷呈的战国时期,十年间中、日、匈、南、瑞典五国拼死纷争,谁也没有讨得太大便宜。日本的几名主力自然也不例外,但总体已呈式微之势。1979年小野诚治获得最后一个世界冠军。此后连续两届世乒赛日本团体均未进四强。1983年第37届世乒赛日本女团奇迹般的杀入决赛之后,国际大赛的团体决赛就再也未见日本队的踪影了……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日本自本世纪初开始实行年轻化球员培训与外籍球员并行的策略,近年来已经逐步重新展现出对乒坛霸主中国队的威胁。这个五十年来既是劲敌又是朋友的对手,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呢?

综合体育 1

   中国重返世界乒坛
日本队日子越来越难过

  随着中国重返世界乒坛和欧洲的崛起,日本队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在第31届世乒赛上,日本队男线全军覆没,一金未得。在中国和欧洲的双重夹击下,长谷川信彦和河野满再也难以支撑。在第32届世乒赛,日本队团体赛比赛连续输给瑞典和中国,仅获得第三名。
  长谷川信彦退役后,日本队更加捉襟见肘。河野满上升为一号主力,二、三号主力分别是高岛规郎和单面拉弧圈球打法的阿部胜幸。河野满的两面攻打法还存在着漏洞,面对欧洲人的反手弧圈球,他的特长施展不得,当他准备发力攻时,球已经顶在球拍上,显得很被动。他不仅败给了欧洲的一流选手,连二、三流的也输。第33届世乒赛团体赛比赛,日本队接连败给了中国、匈牙利和南斯拉夫,只名列小组第四。
  第33届后长河野满将中国推挡融入在自己的打法中,由于生胶薄,推出去的球发沉,欧洲选手通常只能兜一板,他趁机左右开弓。展开攻势。第34届世乒赛河野满的水平达到了一个新高度。除负于斯蒂潘契奇外,对欧洲其余选手保持了全胜,尤其是在日本对于匈牙利队争夺决赛权的比赛中,他一连打败了盖尔盖伊、克兰帕尔和约尼尔,为日本队打进决赛立下了头功。
  日本队能打进决赛还得益于另一名削球手高岛规郎,高岛规郎步伐灵活,反应快,动作轻快,削弧圈球时能连续加转,使对方难以连冲,待对方拉到手臂僵硬时突然送出不转球,然后向前反攻。
  由于弧圈球的威力普遍增强,用反胶削球的难度越来越大,因而大多数削球手都采用两面不同性能的球拍(一面长胶,一面反胶),两面反胶的高岛面对欧洲强有力的弧圈球能够连续削出加转球,实在难能可贵。他在同瑞典、匈牙利的两场决赛硬仗中,战胜了本格森、约翰森、约尼尔和盖尔盖伊。尤其是男团半决赛第八盘对阵盖尔盖伊,他赢了这场非胜不可的比赛–因为如果打到第九盘,前面已丟两分的田阪登纪夫对克兰帕尔,日本队恐怕凶多吉少。高岛先失一局后连扳两局,帮助日本队挺进了决赛。
  但中日男团决赛呈现了一边倒的局面,日本队0:5惨败。前面比赛中威风八面的河野满,败在了梁戈亮和王亮德比麾拍下。以往对阵日本队战绩卓越的梁戈亮这次被排在了第三号的位置,主要考虑到前两轮避开前原正浩–梁戈亮对河野满从未失手过,而前原正浩曾在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上3比2击败过他。但无论日本对如何的排兵布阵,实力上的差距还是无力撼动中国队。
  由于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第34届世乒赛上中国队定下的冠军指标是不能超过四个,中国男女队夺得团体冠军后,后面的单项比赛顶多只能拿两个,所以采取了边看边打的策略。五个单项半决赛,中国队的形势一片大好。男子双打包揽了两个决赛的席位,最后梁戈亮/李振恃、黄亮/陆元盛分获冠亚军。女子双打张中立/葛新爱、朱香云/魏力捷、中朝组合杨莹/朴英玉和韩国组合李基元/金顺玉进入了前四名。
  当朱香云/魏力捷3比0淘汰韩国组合李基元/金顺玉后,中国队已经最起码能多的半个冠军。杨莹/朴英玉夺走波普杯后,中国队的任务已经完成,后面的比赛成就了河野满和朴英顺。
  在前面的比赛中,中国队已经有意无意的放弃了争夺决赛的资格,阎桂丽/李振恃在半决赛中0比3不敌日本选手田阪登纪夫/横田幸子,进入决赛的田阪登纪夫/横田幸子一攻一守,但配合尚有缺陷,法国的塞克雷坦/贝尔热雷把握住机会,捧走了赫杜塞克杯。
  男女单打半决赛,出现了“三英战吕布”的局面。男单郭跃(资料,郭跃新闻,郭跃说吧)华、黄亮、梁戈亮,女单张立、张德英、葛新爱均进入半决赛。河野满在1/4决赛中,和本格森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的殊死搏斗后,半决赛中,他“打败”了从未赢过的梁戈亮,决赛中“再接再厉”,将二号种子郭跃华击败,为日本队夺得了七十年代以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1952  孟买  第19届世乒赛
  男团第三名:佐藤博治、藤井则和、林忠明;女团冠军:西村登美江、博原静司
  男单冠军:佐藤博治;男双冠军:藤井则和/林忠明;女双冠军:西村登美江/博原静司

1971年3月,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进行,此前,受文革影响,中国队缺席了两届比赛。名古屋之战,由庄则栋、李富荣、李景光、郗恩亭和梁戈亮组成的中国男队,半决赛5比3力克瑞典,决赛5比2击败东道主日本,时隔六年再捧斯韦思林杯。但在男子单项上,欧洲选手收获颇丰。男双决赛,老将庄则栋与“怪球手”梁戈亮搭档,1比3不敌匈牙利组合克兰帕尔和约尼尔。引人注目的男单较量,左手横握球拍的19岁瑞典小将本格森,半决赛淘汰了中国的郗恩庭。决赛击败卫冕冠军日本的伊藤繁雄,成为首位夺得男单冠军的瑞典人,也将阔别了18年的圣·勃莱德杯带回欧洲。

   至今为止最后一个世界冠军
  第34届后,河野满功成身退,日本队的实力大打折扣。顶上来的小野城治无论是实力上还是经验上与河野满相比还有很大额差距。第35届世乒赛,日本队光靠老将高桥和小野城治支撑局面,小组赛中勉勉强强出现后,半决赛中被匈牙利队5比1收拾掉了,最后获得第三名。
  团体赛中对欧洲人几乎连战连败的小野城治,单打却神奇地冒了出来。团体赛两次击败过中国的匈牙利队,其三名主力单打中全部被中国选手淘汰:梁戈亮淘汰约尼尔,鲁尧华淘汰克兰帕尔,李振恃淘汰盖尔盖伊,这无疑给小野城治扫清了障碍。
  小野城治进入了前16名后,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中国选手。他先以3比1淘汰了黄亮,然后在与鲁尧华的比赛中经过五盘激战,死里逃生地进入了半决赛。在半决赛中,他的急球和侧上旋令梁戈亮很不适应。左手的小野特长是正手拉、扣斜线,恰好打在梁戈亮的反手弱点上,发球后拉反手、杀两角,梁戈亮疲于奔命,接发球轮失分过多,结果被小野3比2淘汰。
  决赛中小野如法炮制,连胜郭跃华两局,第三局郭跃华加强了主动进攻扳回一局,但在这局快要结束时郭跃华拉伤了腿。第四局刚打了几个球,郭跃华再也支持不住了,只得弃权。小野城治以他的实力加上运气,为日本队夺得了世乒赛至今为止最后一个世界冠军。
  然而,运气不能总是眷恋日本队。小野城治的世界冠军丝毫掩盖不了日本队日益艰难的处境。小野城治、斋藤清、宫崎义人,一茬接一茬的打法就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七大发一只摆脱不了六十年代单面拉的影子,死抱陈旧观念导致日本队在80年代的全面崩溃。
   十年努力 有复苏迹象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队不仅世界老三的位置不保,连亚洲老二的地位也陆续被韩国和朝鲜取代。到了90年代,日本队进攻型选手已经无力和世界劲旅抗争,无奈之下,只得启用了松下浩二、涩谷浩这样的削球手。后来的伟关晴光、吉田海伟、韩阳等前中国球员的陆续加入,一度充实了日本队的实力,但总的来说和世界强队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通过十年的努力,日本队近来有复苏的迹象。年轻选手岸川圣也和水谷隼不仅单打有一定实力,他们的双打也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对劲旅叫板。在第49届世乒赛上,岸川圣也/水谷隼将中国的郝帅/马龙(资料,马龙新闻,马龙说吧)淘汰出局,随后他们与王励勤(资料,王励勤新闻,王励勤说吧)/王皓(资料,王皓新闻,王皓说吧)的争夺也非常激烈,但终归火候未到,苦战6盘失利。可以预见,随着岸川圣也和水谷隼的成长,吉田海伟和韩阳的加盟,日本队在未来的世界大赛中一定能有所作为,但要重振昔日的雄风还要走一段很漫长的路。

  1954  温布利  第21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河井一雄、荻村伊智郎、富田芳雄、玉津吉;女团冠军:江口富士枝、后藤秀子、田中好子、渡边惠子
  男单冠军:荻村伊智郎;女单亚军:田中好子

综合体育 2

  1955  乌德勒支  第22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荻村伊智郎、玉津吉、田中利明、富田芳雄;女团亚军:江口富士枝、田中好子、渡边惠子、博原静司
  男单冠军:田中利明

国际乒坛的几番改朝换代都来自于技术的创新,日本凭借弧圈球和凌厉进攻而崛起,中国发挥近台快攻特长冲上巅峰,欧洲人则带着横拍快攻结合弧圈卷土重来,70年代男子乒坛因不同技术流各有所长,使得这一时期的欧亚对抗显得格外激烈。

  1956  东京  第23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荻村伊智郎、田中利明、富田芳雄、角田圭介;女团第三名:江口富士枝、大川富、田中好子、渡边惠子
  男单冠军:荻村伊智郎;女单冠军:大川富;男双冠军:荻村伊智郎/富田芳雄;女双亚军:江口富士枝/渡边惠子。

1973年的南斯拉夫萨拉热窝第32届世乒赛,欧亚对抗进入到了新的阶段。男团小组赛,卫冕冠军中国队苦战九盘,4比5不敌瑞典。上届男单冠军本格森,连克梁戈亮、李景光和许绍发三员大将一人独取三分。按照这届比赛的赛制,进入四强的球队进行循环赛,小组赛交锋过的两队不再交手,而是按小组赛的成绩计算。虽然中国队力克日本和苏联队,但终因小组赛输给瑞典,使得总成绩不敌对手,屈居亚军。瑞典队则打破亚洲20年的垄断,历史上第一次捧起了斯韦思林杯。面对欧洲横板力量和旋转的冲击,中国队在传统“快、准、狠、变”的基础上,向“转”的方向发展,用速度加旋转来应对。
在男队主教练徐寅生的建议下,上届单打季军郗恩庭赛前不到一年由直板正胶,改为了反胶。这届男单决赛,他利用新的反胶打法击败瑞典的约翰松,摘得桂冠,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国男团失去奖杯的遗憾。

  1957  斯德哥尔摩  第24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宫田俊彦、荻村伊智郎、田中利明、角田圭介;女团冠军:江口富士枝、难波多惠子、大川富、渡边惠子
  男单冠军:田中利明;女单冠军:江口富士枝;混双冠军:荻村伊智郎/江口富士枝;男双亚军:荻村伊智郎/田中利明

综合体育 3

  1958  东京  第3届亚运会
  男团亚军:成田诚司、荻村伊智郎、田中利明、角田圭介;女团冠军:江口富士枝、伊藤和子、难波多惠子、大川富
  女单冠军:难波多惠子;女双冠军:江口富士枝/伊藤和子;混双冠军:荻村/江口富士枝;男单亚军:角田圭介

1975年印度加尔各答世乒赛,中国夺回男团桂冠,但亚军南斯拉夫和季军瑞典均为欧洲球队。1977年英国伯明翰世乒赛,中国男团卫冕成功,日本回到第二,亚洲球队占了上风。可仅仅过了两年,1979年平壤世乒赛,又是风云突变。

  1959  多特蒙德  第25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星野展弥、村上辉夫、成田诚司、荻村伊智郎;女团冠军:江口富士枝、伊藤和子、松崎君代、难波多惠子
  女单冠军:松崎君代;男双冠军:荻村伊智郎/村上辉夫;女双冠军:难波多惠子/伊藤和子;混双冠军:荻村伊智郎/江口富士枝;男单第三名:荻村伊智郎

此前男团两连冠的中国队,在预赛和决赛中两次输给匈牙利队。决赛时,三名中国直拍快攻选手对三名匈牙利横拍拉弧圈选手。在这场速度对旋转的较量中,面对匈牙利人克兰帕尔、约尼尔、盖尔盖伊又快又转的新式弧圈球。中国队只有郭跃华在第四盘艰难拿下一分。5比1,匈牙利队时隔27年重新站上了世乒赛男团最高领奖台。

  1961  北京  第26届世乒赛
  男团亚军:星野展弥、木村幸治、村上辉夫、荻村伊智郎、涩谷五郎;女团冠军:伊藤和子、松崎君代、大川富、关正子。
  男双冠军:星野展弥/木村幸治;混双冠军:荻村伊智郎/松崎君代

综合体育 4

  1962  雅加达  第4届亚运会
  男团冠军:木村幸治、小中健、三木圭一、荻村伊智郎;女团冠军:伊藤和子、松崎君代、关正子、山中教子
  男单冠军:三木圭一;女单冠军:松崎君代;男双冠军:三木/小中健;女双冠军:关正子/山中教子;混双冠军:荻村/松崎君代

1971年至1979年五届世乒赛上,男团冠军中国3次,瑞典1次,匈牙利1次;男单冠军日本2次,中国、瑞典、匈牙利各一次。男双冠军,中国一次,欧洲选手四次,可见亚欧之间的争夺是如何的激烈、胶着。而70年代的乒坛除了跌宕起伏的欧亚对抗之外,还有一件震动世界的大事,这就是著名的“乒乓外交”,下回我们接着说。(推荐阅读:乒乓历史今天看
“乒乓外交”开启中美互通大门

  1963  布拉格  第27届世乒赛
  男团亚军:木村幸治、小中健、三木圭一、荻村伊智郎;女团冠军:伊藤和子、松崎君代、关正子、山中教子
  女单冠军:松崎君代、女双冠军:松崎君代/关正子;混双冠军:木村幸治/伊藤和子

  1965  卢布尔雅那  第28届世乒赛
  男团亚军:木村幸治、小中健、野平孝雄、荻村伊智郎、高桥浩;女团亚军:深津尚子、关正子、山中教子、矶村淳
  女单冠军:深津尚子;混双冠军:木村幸治/关正子;女双亚军:关正子/山中教子

  1966  曼谷  第5届亚运会
  男团冠军:长谷川信彦、木村幸治、三木圭一、高桥浩;女团冠军:深津尚子、森泽幸子、山中教子、矶村淳
  女单冠军:深津尚子;男双冠军:三木/高桥浩;女双冠军:深津尚子/山中教子;混双冠军:木村/深津尚子;男单亚军:长谷川信彦

  1967  斯德哥尔摩  第29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长谷川信彦、键本肇、川原悟、三木圭一、河野满;女团冠军:深津尚子、广田佐枝子、森泽幸子、山中教子。
  男单冠军:长谷川信彦;女单冠军:森泽幸子;女双冠军:森泽幸子/广田佐枝子;混双冠军:长谷川信彦/山中教子;男双第三名:长谷川信彦/河野满

  1969  慕尼黑  第30届世乒赛
  男团冠军:长谷川信彦、井上哲夫、伊藤繁雄、笠井庆治、河野满;女团第三名:广田佐枝子、今野安子、小和田敏子、森泽幸子。
  男单冠军:伊藤繁雄;女单冠军:小和田敏子;混双冠军:长谷川信彦/今野安子;男双亚军:长谷川信彦/田坂利雄

  1971  名古屋  第31届世乒赛
  男团亚军:长谷川信彦、井上哲夫、伊藤繁雄、河野满、田阪登纪夫;女团冠军:今野安子、小和田敏子、大场惠美子、大关行江。
  男单亚军:伊藤繁雄;女双亚军:平野美惠子/阪本礼子

  1973  萨拉热窝  第32届世乒赛
  男团第三名:长谷川信彦、今野裕二郎、河野满、高岛则夫、田阪登纪夫;女团第三名:枝野富枝、滨田美穗、大关行江、横田幸子。
  女双冠军:滨田美穗/亚历山德罗罗

  1974  德黑兰  第7届亚运会
  男团亚军:长谷川信彦、河野满、小山钦司、久世雅之、田村隆;女子名单:枝野富枝、大关行江、新浦美子、高桥省子。
  男双冠军:长谷川信彦/河野满;男单亚军:河野满;女双亚军:大关行江/枝野富枝

  1975  加尔各答  第33届世乒赛
  男团第6名:阿部胜幸、古川敏明、伊藤繁雄、河野满、高岛规郎;女团第3名:枝野富枝、大关行江、高桥省子、横田幸子。
  女双冠军:高桥省子/亚历山德罗罗

  1977  伯明翰  第34届世乒赛
  男团亚军:井上哲夫、河野满、前原正浩、高岛规郎、田阪登纪夫;女团第4名:枝野富枝、川东加代子、菅谷佳代、横田幸子。
  男单冠军:河野满;混双亚军:田阪登纪夫/横田幸子

  1978  曼谷  第8届亚运会
  男团亚军:阿部博幸、星野一郎、前原正浩、高岛规郎;女子名单:千叶凉子、小室惠子、长原久美子

  1979  平壤  第35届世乒赛
  男团第三名:阿部博幸、后藤秀雄、前原正浩、小野诚治、高岛规郎;女团第三名:川东加代子、岛内美子、菅谷佳代、高桥省子。
  男单冠军:小野诚治

  1981  诺维萨德  第36届世乒赛
  男团第三名:阿部胜幸、后藤秀雄、前原正浩、小野诚治、高岛规郎;女团第9名:神田惠美子、川东加代子、梅田裕子、Wada
Rie

  1982  新德里  第9届亚运会
  男团亚军:阿部胜幸、糠塚重造、小野诚治、斋藤清、坂本健一;女子名单:神田惠美子、岛内美子、梅田裕子、山下惠子。
  男双金牌:阿部胜幸/小野诚治;男单亚军:斋藤清

  1983  东京  第37届世乒赛
  男团第5名:糠塚重造、小野诚治、斋藤清、高岛规郎、渡边武弘;女团亚军:星野美香、神田惠美子、新浦美子、田村智子

  合计:27年以来日本队共计获得单项世界冠军32个。其中男单冠军7人9次、女单冠军6人7次、男双冠军6人4次、女双冠军10人5次、混双冠军9人7次。另获得团体冠军15次(男子7次/女子8次),均为世锦赛获得。

  以上为日本队于上世纪50年代初次登场国际大赛至80年代初回归平庸之鼎盛时期战绩,此后的成绩表俟后补齐。**


日本乒球主要战绩(1952—1983)

综合体育 5
 

沈正一 发表于   2013-08-19

[私信]
[赞] [回复]

      来自:
谈古论今 


欢迎留言原帖>>>>>>>>

http://g.happypingpang.cn/topic_detail.php?liaoba=1890&topic=48323e30-1dd5-11b2-a2d9-ff9f94242569

相关文章